首页|政协简介|党务公开|工作简讯|组织机构|社情民意|基本知识|委员风采|学习资料|文史资料|政协提案|委员之家|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台山政协文史资料
陈宜禧:台山人精神的典型代表
发布时间:2010年6月22日      浏览次数:22952

滚轮缩放,点击查看大图

陈宜禧

滚轮缩放,点击查看大图

陈宜禧

滚轮缩放,点击查看大图

陈宜禧故里村貌

滚轮缩放,点击查看大图

新宁铁路技术人员

滚轮缩放,点击查看大图

新宁铁路车站旧址

滚轮缩放,点击查看大图

新宁铁路线路图照片

滚轮缩放,点击查看大图

陈宜禧祖居

滚轮缩放,点击查看大图

陈宜禧纪念铜像

  陈宜禧,字畅庭,乳名业富、德添,清光绪二十五年十一月十六日(1845年12月14日)出生于新宁县矬峒都六村宁美堡朗美村(今台山市斗山镇秀墩村委会美塘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他是献身中国铁路事业的爱国华侨。在美国西雅图刚刚开发的时候,他就去那里创业,而当中国民办工业刚刚兴起的时候,他又毅然回国兴办铁路。作为新宁铁路的倡办人、主要股东和集资者、总理兼总工程师,他主持建成了真正是用中国人的民营资本和技术、中国人的劳力和智慧修筑的“中国第一条民营铁路”。 陈宜禧年近八十时,仍不断给自己提出多项新的奋斗目标,使人们从他强烈的爱国热忱和实际的爱乡行动中,看到了一种科学的态度与精神,一种敢为人先的勇气与毅力,一种开放的抱负与胸怀,这就是陈宜禧留给台山侨乡的一笔宝贵精神财富。他,不愧是台山人精神最典型的代表。
  19世纪中叶,新宁县(1914年后改称台山县,1992年后改称台山市)经历了一系列的社会动乱,加上天灾连绵不断,处处田园荒芜、民不聊生。而当时的美国西海岸,正处于开发时期,急需大量廉价劳工。于是,为了寻找出路的台山人,便大批移居那里谋生,一股海外移民潮席卷三台大地。
  陈宜禧就是生活在这样一个苦难的年代。他祖父陈良代,生有四子:实学、哲学、兰学、资学。宜禧是实学的三子,后过继叔父兰学为养子。宜禧小时候因为家贫,只上过一、二年私塾,辍学后当过牧牛娃,12岁便随养父替人耕田,14岁开始当小贩,靠挑货郎担上村叫卖针钮、灯芯、茶仔等杂货过日。一天,陈宜禧正在沙坦市摆档时,竟被一顽童踢翻货物,他却毫不生气,亦无争执,只是默默地把货物收拾好再行摆卖。此情此景,刚巧被六村中礼村从美国回乡探亲的华侨陈宜道看在眼里,对宜禧勤劳俭朴和宽宏容忍的品德甚为赞赏,认为孺子可教,便和他攀谈起来,此后常来常往。1860年10月,陈宜道征得陈兰学同意后,便资助路费把陈宜禧带往美国西海岸谋生。

一、立下坚强意志

  初来乍到,陈宜禧因年幼体弱,不能做苦工,便在西雅图一位美国铁路工程师家里当勤杂工。由于他聪明能干、忠厚诚实,深得主人喜爱。工程师夫妇常指点他学习铁路工程技术知识和英文,并送他去铁路夜校读书。1865年陈宜禧20岁时,参加修筑中央太平洋铁路工作,从杂工升为技工,再升为管工,后得铁路总办信赖,被委以招聘华工职务和担当工程师助手。就这样,他在参与铁路工作40年中,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又积蓄了丰厚的财富。
  美国中央太平洋铁路通车后,陈宜禧与堂叔陈程学合股开办了西雅图首家华人商店“华昌号”,除了经营从邻埠批进的蜡烛、肥皂、饮料、油料等杂货与办理香港等外地杂货的进出口业务外,还充当劳工经纪。当时在西雅图,既无清政府设立的使、领馆,又无华侨社团,他们初到美国找工作不容易。陈宜禧热心服务侨胞,介绍他们从事各种工作,令人感恩戴德。后来,陈宜禧与詹姆斯•科尔曼领导的铁路公司签订了开山洞、采矿石和运输等合同,又与贝克利埠、甘宝埠的罐头厂签订了劳工合约,并为平整土地、室内清洁和厨房等招聘劳工,既使“华昌号”获利不少,又使陈宜禧声誉鹊起。
  1888年,陈宜禧离开“华昌号”,在西雅图华盛顿街208-210号兴建一幢高三层的新楼,与胡观炳合股开设了“广德号”。是时,西雅图舍路——和喇铁路、大北方铁路建设急需大批劳工,陈宜禧便积极开展招工业务,并参与西雅图商业区和电缆车的承建工程。此时,陈宜禧既是老板,又是劳工经纪和承建商,成为当时华侨中一位事业有成的人物。
  陈宜禧不但致力发展自己的事业,还竭力维护华侨的合法权益。19世纪80年代,美国工党经常捣乱,酿成多起排华事件。1885年9月11日,华盛顿属邦界内的狄哥高有多名洋人纵火焚烧华侨房屋,造成华侨三死四伤、经济损失4054美元的恶性事件。随后,该地华侨又遭洋人强行驱逐。据陈宜禧记录,类似排华事件有9宗之多。对此,他义愤填膺,即向清政府驻三藩市领事馆寻求庇护,又请美国著名律师柏克协助,抗议美国工党驱逐华侨恶行,并连同狄哥高事件一起列入“华裔陈宜禧专案”。不久,清政府根据陈宜禧的强烈要求,派遣公使与美国政府交涉,结果赢得了胜利,获赔款27万美元,陈宜禧马上将赔款如数分给受害侨胞。在这过程中,他虽然花了各种费用几千美元,但当侨商会公议补回时,他却分文不受。
  在西雅图华侨社会,陈宜禧还以乐善好施、见义勇为著称。一次,美国发生“金山大火”,华侨惨遭波及。陈宜禧闻讯,就带头捐钱并发动华侨捐款救济受灾侨胞。又有一次,市内有洋人暴徒威胁华侨,声言要驱逐他们下海。他一方面团结组织侨胞开展斗争,另一方面及时向当局交涉,终于使歹徒阴谋不能得逞,因而赢得了广大侨胞的爱戴。1896-1897年,西雅图华侨要求清政府在该市设立领事馆,陈宜禧被推荐为领事候选人。不久,又被西雅图商会公举为终身名誉董事,使他成了西雅图众望所归的著名侨领。
  自鸦片战争后,中国由闭关自守的封建社会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铁路成为帝国主义列强掠夺中国权益的主要对象,而清政府却一再恬不知耻地借洋债、用洋人修路。据1911年统计,全国铁路总长9618公里,93.1%为世界列强所控制。于是,许多爱国主义者愤然提出“铁路修自洋人,不如修自中国”的主张。四川、湖北、湖南、广东等省先后掀起要求收回铁路权的斗争浪潮。为此,清政府不得不于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颁发《铁路简明章程》,允许商民集资筑路,并设立商部负主管之责。当时身在海外的陈宜禧感到报效祖国的时机已到,便激昂地表示:“我们辛辛苦苦在外国替洋人筑路,洋人大受其益,实在太不公平。洋人说我们笨,不懂筑铁路,我就是不服气。美国西部的铁路,那一条不是我们华工筑的!待我回国筑条铁路给他们看看。”当时,有“北有詹天佑、南有陈宜禧”之说,他们以实际行动,表现了中国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列强将中国铁路事业殖民化的坚强意志。

二、倡筑新宁铁路

  陈宜禧曾打算在香港集资兴办“德和”织造公司,谋发展实业以求富国。后来,他因“深知铁路之权利主溥,转输交通最便”,加上“愤尔吾国路权,多握外人之手”,“乃不忖绵薄,倡筑宁路。”
  1904年2月,陈宜禧从美国返回家乡。6月,他邀集地方乡绅成立了修筑新宁铁路筹备处,并被公推为总办,台城桂水人余灼为协理。曾到国外考察过铁路、任广西试用州同的余灼,对陈宜禧此举鼎力支持。他协助起草了《倡建宁城、新昌、冲蒌、斗山、三夹铁路小引》,说明修路集股办法和目的:“旅美、旅港各埠绅商暨在宁之殷富,有财有力者集股以成之”,“自筹自办,利权不致外溢”。同时草拟了《修筑新宁铁路估工清单》和《筹办新宁铁路有限公司草定章程》,提出了组织新宁铁路公司的办法和修路的初步预算。至此,“倡筑宁路”终于酝酿成熟。
  1904年9月,陈宜禧带着上述文件自费到香港,在华安会所召开3次会议,提出新宁铁路“不招洋股,不借洋债,工程由本县人自办”的主张,号召旅港乡亲“以中国人之资本,筑中国人之铁路;以中国人之学历,建中国人之工程;以中国人之力量,创中国史之奇功。”大家听后无不为之热血沸腾。当场就有50多家商号踊跃认股,其中,认股万元以上的就有陈宜禧、黄福基、陈天中、曾麟云等,从而打响了新宁铁路集股的第一炮!
  1905年2月,陈宜禧又远渡重洋开展集股活动,足迹遍及美国、加拿大各埠。他不但在三藩市《中西日报》刊登消息、广告,而且到处发表演说,提出“勉图公益,振兴利权”的口号。广大侨胞有感于“欧美列邦铁路如织……国势日强”,而“吾邑山岳横亘,河流短浅,交通不便”,乃热烈响应募捐。正如报刊评论:“一经演说,而附股者纷至沓来,不数月已收到股银数十万元矣。”其中,美国宁阳会馆的支持尤大,到1905年8月已集股银150余万元。与此同时,在新加坡、香港和县内也开展筹款活动。到1905年底共筹集股银2758412元,其中美国侨胞投资1908800元,占69%,超出原计划的四倍多。在这笔巨额股金中,有一半是陈宜禧亲自筹得的。当时,海外和省港报刊都载文赞扬新宁绅商及陈宜禧:“能合群,能图公益,能挽回一邑之权利。”

三、度尽风雨坎坷

  在陈宜禧为集股而四处奔走之时,余灼会同本县举人黄毓堂等人将筹办新宁铁路的文件禀请新宁知县陈益转奏商部立案。而陈益却另拟一份“县官倡办”的“章程”上报两广总督,后未获准。1905年7月,广东商务提调余乾耀为抢夺筹办铁路大权,除拟订《宁阳铁路有限公司详细章程》(20条)上呈两广总督外,还诬告陈宜禧“不照商律办事,不候督宪批准,妄自集议,未能胜任总办之职。”
  1905年8月,陈宜禧从美国招股旋里,即为此事上省禀报,据理与余乾耀力争。当时,陈宜禧为方便筑路而“捐”了从三品“盐运使”官衔,但因有职无权,致使他在省衙门“徘徊帘外,静候传宣,乃鹄立移时,挥汗如雨,迟迟致久,消息沓然,旋闻帘内呼喝声,催开点心声,延线不绝,传闻耳鼓。”实令他“欲骂则无声,欲哭则无泪,唯有哑忍咨差。”尽管上访毫无效果,他却毫不气馁。
  为了寻求对策,陈宜禧决定再自费往香港。恰遇商部右丞王清穆到港考察商务,陈宜禧便向他提出申诉。王几经调查,致函商部,对陈宜禧筹办新宁铁路表示支持,使“股商之情以聚,邑商之气益壮”。王还介绍其随行秘书吴楚三为陈宜禧助理,协助筹办筑路事宜。
  1905年11月,陈宜禧在新宁县学明伦堂开会,邀请县内股东、绅商、新任知县倪祖培与清乡委员参加。会上,陈宜禧理直气壮地逐条驳斥余乾耀所拟的《章程》,与会者亦严词声讨,余乾耀见来势不妙,只好灰溜溜地自行告退。会议决定:(一)悉照金山各埠附股华侨来函,一致公推陈宜禧为新宁铁路公司总理兼总工程师,余灼为副经理。(二)仿照潮汕铁路章程,重新修订《宁阳铁路公司章程》(21条),并拟订《宁阳铁路公司权限章程》(7条)和《宁阳铁路公司开办善后章程》(10条)。会后即把各章程上呈两广总督岑春煊咨报商部。谁料,岑春煊竟以“无碍田园庐墓,始得筑路”和“应由领有外洋毕业文凭之人妥为办理”为由,从中阻挠,企图敲诈勒索。为此,陈宜禧据理力陈自己“在金山各埠承办铁路工程四十年,领有造路工凭照”,但岑仍不予理会。对此,陈宜禧并不屈服,马上携带有关章程上京找朝廷解决。他途经上海下榻酒店后,在与侍应生闲聊中得悉王清穆正在上海,乃喜出望外,立即请求引见。同时,旅美华侨还争得清政府出使美国大臣梁诚致电商部,称“陈宜禧筹办新宁铁路……确有把握,应责成专办”。商部有鉴于陈宜禧“人甚朴诚,家道殷实”、“在美国金山各埠承办铁路工程先后四十余年,于筑路情形较有把握……,两年以来,奔走勤劬……,忠爱之忱,溢于言表”,便最后提出意见:“伏查该职商陈宜禧,请办新宁铁路,非但不借洋款,不招洋股,且能不用洋人,自行修筑,询足创开风气,保全权利,于路政商务,均有裨益……恭候命下,当由臣等将原订章程详加核定,饬令迅速勘办。一面咨行两广总督……切实保护,俟全路工竣,应照章奏请奖励。”1906年1月22日,这个上奏获慈禧太后和光绪帝批示:“依议,钦此。”除商部颁发铜制“商办新宁铁路公司钤记”一颗以外,清政府还赐予陈宜禧上方宝剑,如筑路有违抗者,先斩后奏。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4月25日,商部又奏核订《新宁铁路章程》(21条)。至此,新宁铁路的立案申请,经过一年多艰难曲折的斗争终于获得核准,陈宜禧也才真正松了一口气。

四、功成发展大业

  1906年5月1日,新宁铁路在斗山圩鸣炮开工。是日,圩里万人空巷,一片欢腾。陈宜禧满脸春风地走到圩中心,将停靠在“转车盘”上面的火车头原地旋转180度(这样,通车后可不用换火车头,省去机车掉头的用地,此设计乃属全国首创),别开生面地拉开了兴办新宁铁路的序幕。
  新宁铁路工程分三期进行。由于陈宜禧敢于迎接各种严峻挑战,各期工程均能在斗争中曲折前进。
  第一期工程由斗山至公益。按原计划是由斗山经台城至台山第二商埠新昌(现属开平市)。谁料,新昌甄姓封建势力以轨道车头“有碍祠墓”为由,要“具禀县善后局,请饬移设”。一些乡民则认为铁路径直通过,有损他们的“龙脉”,无理要求铁路线弯曲回旋绕过,致使有些地段刚测量好线路,一夜之间就在路上筑起了高墙。还有人认为“火车经过五谷不生,”竟然用茶煲装满屎尿掷击筑路工人,以“祛邪避晦”。正如《广东新宁铁路志》载:“光绪三十一年,本路经始测算,所过通都大邑,各乡巨村,以至小里落,各姓各族,鲜不恃其龙蟠虎踞之雄,严其彼疆此界之限,或迷信风水而起反抗者有之,或持强权而起反抗者有之,或闹意见借事端而起反抗者有之,工程所至,风潮迭起,统为一百二一里间,动辄负隅以相抗者,前后不下百数十处计……”碰到此类事件,陈宜禧总是亲临现场,耐心劝导群众,以期妥善解决。但因得不到政府的支持而徒劳无功,最后只好被迫让步,造成第一期工程路线不必要的弯轨有39处之多,终点站新昌埠也不得不取消,另测量路线,将铁路改筑至公益埠。
  尽管工程受到种种阻挠、破坏,甚至发生械斗事件,陈宜禧总能勇于面对。他经常亲自带着测量队,一边测量线路,一边向群众解释。有时说说笑话,唱唱番鬼(英文)歌,逗人欢喜。在筑路时,他也常到工地指导,还亲自动手干。平时,他告诫员工不可沾染烟赌,遇到工人们没香烟抽的时候,他就掏钱买来分给大家。另外,他经常向工人们介绍美国开发情况,以鼓舞士气。而在公余之暇,他偶有感触,还秉笔直书,以诗遣兴。他的《偶吟》诗云:“远望巷山树色浓,条条古道透上冲。野猿渴饮三仙水,鹊鹤群栖渡头松。麦巷牧童吹玉笛,金鸡僧寺撞铜钟。夜来携酒水口饮,醉到天明月上中。”把新宁铁路大江、公益段的上冲、渡头、麦巷等地名巧妙地嵌入诗句中,令人叹绝,群相和之。
  铁路进入施工阶段后,陈宜禧按照备案章程招工,“先招收土人承办,若土人不愿做或索价过高,由公司另招别地工人,该土人不得抗阻”,从而减少招工方面的争执,保证了工程的进度。陈宜禧作为总理兼总工程师,时时处处做到以身作则,不避寒暑,起早摸黑,带领员工奋战,使工程进展顺利。
  1909年3月21日,新宁铁路第一期工程竣工。从斗山经台城至公益,干支线全长59.3公里,沿途设车站19个:斗山、六村、冲蒌、红岭、大塘、四九、下坪、五十、松朗、大亨、东门、台城、板岗、东坑、水步、陈边、大江、万福、公益。纵观全路段,“各车站点缀完美,形势整齐,水塔、车厂等设备都很理想,涵洞、管道、桥梁之架设亦甚得法。”
  新宁铁路第一期工程通车时,举行盛大庆典活动。新宁知县覃寿题演说台联云:集资不招外款鸠工不聘客卿心思才力各因其人惟兹路可称独立;为六都作机关为一邑开风气子孙黎民尚亦有利愿永世无忘前。”消息传到海外,广大华侨无不欢欣鼓舞。加拿大域多利埠的华侨特制刻有“宁阳铁路伟人”字样的金牌一面,以表彰其功。美国《西雅图星期日时报》用整版篇幅刊登了陈宜禧修筑新宁铁路的巨幅宣传画,标题为《陈宜禧——中国的詹姆斯•希尔》,在文字说明中云:“一条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铁路正在广州西南兴建,它用中国人的资本,中国人的劳力和智慧,这就是新宁铁路。”为此,清政府聘陈宜禧为四等顾问,尊称为资政大夫,并照章给予爵赏,赐予“铁道转运使”官衔,官阶升至正二品,获得当时全国铁路界最高的政治地位和社会地位。
  第二期工程由公益至江门北街。1908年3月,陈宜禧再次上书邮传部、农工商部,要求准予修筑公益经新会至江门北街铁路。尽管邮传部很快批准先展筑公益到新会线的立案,但由于受到干扰,测量工作难以开展,工程被延搁至1910年1月21日才正式动工。因为动工,就意味着先进生产力与愚昧封建势力斗争的开始,所以当铁路计划从公益过潭江至开平单水口而入新会界至河村圩时,即受到当地汤、关士绅的竭力阻挠。他们利用封建迷信思想煸动群众,说什么“火车经过鸣笛,像鬼哭神嚎,大为不吉”、“火车喷出的黑烟,恰如妇女遇到丧事而披头散发”,认为火车若从河村圩通过,就会给乡民带来灾难,并煽动成群妇女,对测量人员进行大肆干扰、阻挠。陈宜禧为避免日后长期纠纷,不得不将路线改由麦巷沿潭江南岸至牛湾过渡潭江,然后向北经司前圩至会城。后来,当铁路筑至会城时,一些封建顽固分子为了反对铁路从城东北经过,也散布铁路破坏风水的谣言,并诬说公司要收买童男童女埋在正在施工的沙堤桥、白沙桥的桥墩下作护桥神,纠集乡民进行阻挠。他们还联名向县政府投诉,请求下令制止筑路。为此,陈宜禧一方面疏通土绅,另一方面作出让步:凡新会境内所设车站,均安置两名当地人供职;沿途所占用耕地亦高价补偿,这样才把矛盾妥善解决。
  1910年6月,当公益至会城路段正在施工时,陈宜禧又上书邮传部,申请修筑会城至江门北街线。7月获邮传部核准,公司迅速组织力量勘测,并于1912年1月动工。8月,当铁路筑至北街时,当地土豪劣绅以在白石河上筑桥,势必造成水患为借口,提出诸多不合理要求。陈宜禧不予接受,继续施工,土豪劣绅除煽动乡民殴打施工员和绑架4人进行威胁外,还向上投诉。不久,民政司勒令新会县知照公司即日停工。经官方调停,最后只好修筑了中间用一钢架、不设水泥桥墩的铁桥过渡。这场风波虽然平息了,但短短二、三公里的平地铺轨工程竟整整耽误了一年时间。
  第二期工程的最重大问题是资金,主要原因:一是“银行之倒闭频闻,市面之银根益绌”;二是粤汉铁路公司竭力反对修筑新宁铁路,海内外投资者更鉴于粤路风潮,而“裹足不前,劝催罔应”;三是首期工程余银仅10余万元,而初期认股仅30余万元,致使资金缺口甚大。陈宜禧惟恐功败垂成,拟向交通银行贷款30万元,待该线通车后偿还;四是新会至江门路段因排洪需要增建几十座桥梁,致使增大了筑路费用;五是新会至江门线购置器材、设备费、修筑费共短缺几十万元。迫于无奈,陈宜禧只好提出举借国外银行贷款60万元,期以“权宜变通之法,可以补救目前”。但此事传开,众议哗然,认为这是“负吾人之期望,失天下之信仰,背自筹自办之宗旨”。两广总督张鸣歧决定电请邮传部令交通银行缓追欠款,如再有所需,可与该行进行洽商,这样才使资金问题得以落实。
  第二期工程另一个重大难题是技术。牛湾河虽宽400米左右,但河水很深。若筑墩架桥让火车通过,陈宜禧无此学识、资金、技术;若请洋人承建,又有违章程。鉴此,他决定建造轮渡载运火车过河,并自行设计,向香港定制一艘长350英尺的渡海铁船,铺设3条轨道,每次能载运机车头一辆,客卡3辆,货车1辆。火车到达江边,通过轨道开上铁船,而在潭江南北两岸码头,装有往返粗钢缆,连接在两岸的卷扬机上,卷扬机一开动,就能把铁船平稳地牵引过江。关于这一情景,巴金先生在他的散文《机器的诗》中有这样的描写:“到了潭江,火车停下来。车轮没有动,外面的景物却开始慢慢地移动了。这不是什么奇迹。这是新宁铁路上的一段最美丽的工程。这里没有桥,火车驶上了轮船,就停留在船上,让轮船载着它慢慢地渡过江去。”在当时,它是中国唯一的火车渡江奇观,比琼州海峡火车渡轮足足早了90年。
  1913年4月26日,新宁铁路第二期工程完成,从公益经会城至江门北街,干支线全长45.1公里,共建成车站16个:浔阳、麦巷、牛湾、大王市、司前、白庙、沙冲、南洋、大泽、莲塘、汾水江、惠民、会城、江门、白石、北街。同时建有机械厂1座,公益、北街等码头3座,牛湾船坞厂、宁城印刷厂、台会公司大楼3座等,从而使台山连通了粤中交通重镇江门,促进了四邑对外贸易的发展。
  第三期工程由台城至白沙。新宁铁路经几年经营,基本上清还了展筑公益至江门北街的103.5万元借欠款。于是,陈宜禧决定展筑台城至白沙线。1917年1月15日正式向交通部呈请立案获批准后,他鉴于在海外招股已较为困难,决定重点在县内招股:一是凡铁路沿线所占用的土地,按当时地价折算招股;二是发动沿线乡民,分姓氏宗族进行集股。这样,很快就筹集股金50万元。据估算,该线约需资金71万元,这笔款在县内招股便可以基本解决。
  当时,由于铁路运输所带来的效益已彻底消除乡民对火车的误解,在修筑该线时,引发了与先前相反的纷争。白沙以黄姓和马姓居多。按原计划,铁路先经黄姓的潮境圩,再转经三合而至马姓的白沙,故导致黄姓的强烈反对,并上书交通部。后经台山旅港商会和广东省长朱庆澜调解亦无效。1918年3月,当铁路筑至横坑、水寨时,黄姓聚众数百抗议,引起械斗。黄姓大队人马还冲入台城,事态严重。为平息事件,陈宜禧与双方代表耐心谈了一夜,经反复协商,到1919年3月,双方同意从长江站修筑一条长4公里的支线直达潮境圩(后未实施),事情才告一段落。
  1920年3月20日,新宁铁路第三期工程完成,干支线全长28.6公里,沿途设有车站11个:台城、筋坑、水南、官步、三合、黎洞、上马石、车心坑、长江、田坑、白沙。至此,历时14年的新宁铁路大功告成。它共招股365万多元,购地30654亩,全长133公里,站线长121.8公里,车站46个,重要桥梁53座,涵洞437座,有机车9台,客车16辆,货车60辆,截至1931年共用去建筑费739万多元。
  新宁铁路建成通车后,产生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正因为有了这条铁路,江门才能在1925年11月16日由新会县的一个镇建成直辖市。台山和新会,也因新宁铁路而繁荣。它30年的运营,带动了江门、台山和新会交通、经济、文化和市政建设的全面发展。就说台山,到19世纪末仍未修建一条公路,“载则用手车,行旅则用肩舆”,若前往江门,无论坐轿、步行均需3-5天,且在旅途中常遇土匪抢劫或绑架。新宁铁路通车后,当天即可到达,邑人无不称便。同时,台山是全国著名侨乡,每年侨汇收入常达几百万至上千万元美元,群众购买力强。但县内物资不足,供不应求。有了这条铁路后,外地的粮食、副食品、纺织品、日用百货、建材等等,则可通过铁路源源不绝地运入台山各地。据统计,“30年来,由宁路输入之货物,总值当在国币10亿元以上。”当时,干支线通过的白沙、水步、大江、四九、五十、三合、冲蒌、沙坦等圩镇,店铺林立,茶楼、旅店、百货店、金铺一应俱全,并出现了公益、斗山两大新兴圩镇,使以外购内销为特色的台山商业一度出现了空前的繁荣。另外,新宁铁路又带动公路、航运及建筑业的兴旺,使台山形成新的产业队伍,其中新宁铁路员工就多达1600人,形成了台山第一支现代企业工人大军,使之成为当时台山社会政治生活中一支进步的力量。正如《新宁乡土地理》云:“此路既成,六都之人,交通便利。陈君此举,为吾邑增一光荣、美丽之历史矣。”
  陈宜禧力排万难筑成的新宁铁路,得到了海内外乡亲的广泛赞誉。邑人将其事迹编入小学教科书,以策励后学。1920年3月20日,新宁铁路董事局特地为陈宜禧铸造一尊铜像,立于台城火车站,还用石盖了一个纪念亭,并刻上碑记对联。其中,正面前柱刻有时任国民政府参议院院长林森的题联:“谋交通便利以卜富强树业千秋堪铸像;建伟大事功不辞劳苦游踪四海合留题。”背面后亭柱刻上商部右丞王清穆的题联:“力借运筹思缔造;功成铸像仰巍峨。”

五、奋斗精神传颂

  新宁铁路全线通车后,陈宜禧已75岁。初时,公司运作正常,营业畅旺,每年客运量约为300万人次,货运量约为10多万吨,每年收入约110-120万元,到1921年公司动产和不动产共值180多万元。大功告成后,陈宜禧又计划建筑牛湾火车铁桥,延筑阳江支路,筹建台山水力发电站,开拓三合温泉大浴场。1917年,陈宜禧曾往广州竭见孙中山先生,建议开辟铜鼓商埠,得到孙中山的嘉许,委任他和孙科、伍学晃为开埠筹备委员,后来又改委他为开埠专员,并赞他“是有卓识和能干的人才”。于是,陈宜禧草拟了《开设铜鼓商埠简章》,拟将新宁铁路从斗山展筑至铜鼓,开展对外贸易,以与香港抗衡。后因种种原因,致使他的宏图大计未能实现。
  新宁铁路通车后,初期营业确有盈余,但好景不长。到1925-1926年间,公司大部分车站、栏栅已遭破坏,积欠债款达140多万元。陈宜禧虽将西雅图楼房一幢和沙坦市店铺5间转让,把所得的6万元交给公司周转,但杯水车薪,无济于事,导致经营困难,业务不振。公司入不敷出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如该路大部分车站没有设置栏栅,乘客可以自由上落,流弊滋生。加以持免票证搭车者众多(包括职工家属、附股人、附项人免票证,县府、烟酒稽查局、沙田局及工人子弟学校免票证),大大影响收入。特别由于治安不好,不时出现问题。1916年7月,汾水江站在一天内两次被匪徒打劫进站火车,打死打伤司机、路警,共抓去乘客二、三百人,使公司遭到巨大经济损失。又因沿途各站多用土人管理,售票作弊甚多,影响业务。而沿线工农业生产滞后,货运收入仅占总收入23%左右,经营难以发展。同时,地方借款摊派名目繁多,驻军调运用车也少给或不给车费。另外,公司历年营业的利润均用于展筑二、三期工程和还债,加上日常设备、燃料皆向外商购补,时受操纵,经济上屡遭巨大损失。
  在整个经营过程中,尽管困难重重,陈宜禧却不屈不挠,想方设法加以解决。谁知对这个横贯两县、规模不小的企业,贪官污吏早有觊觎之意,伺机插手。公司股东亦出现纷争,有人甚至诬告陈宜禧贪污舞弊,企图推他下台。特别是孙中山先生逝世之后,广东省政府右派乘机加紧与地方土豪劣绅勾结,妄图掠夺新宁铁路权益。为达此目的,他们迫害新宁铁路进步工人,捣毁进步工会。1926年9月,竟煽动火车司机罢工11天,企图瘫痪铁路运输,以控制新宁铁路。同时,经常利用传媒,到处散布流言蜚语,恶毒诬蔑陈宜禧“盘踞宁路,违法溺职”,要求迅速整理路政。1926年,铁路工人发生斗殴,有6名机器工人被击毙,致使火车运转一时陷入停顿状态。同年11月11日,广东省政府借此事以“工潮迭起,路务废驰”、“管理不妥”为由,决定由省建设局派出以陈延?为经理委员的3名官员,会同公司推举的2名董事,组成“新宁铁路整理委员会”,以接管新宁铁路。此事立即引起台山、广州及旧金山股东纷纷请愿和通电强烈反对。陈宜禧更坚决拒绝交出总理权力。他在报上声明:“无论何时,其有以非法相加,破坏我宁路商办之局者,宜禧一息尚存,誓死力争。”陈延?见情况不妙,即与军阀勾结,于1927年2月21日由江门警备司令部请来一连军队(每月索取协饷3000元),实行武力接管。4月20日,陈宜禧被迫离职返乡避居。
  陈宜禧离开新宁铁路公司后,陈延?仍继续指责他“徇私舞弊,侵吞公款”。但在审核公司帐目时,却查无实据,反而发现他两笔大公无私帐:一是陈宜禧向交通银行所贷的30万元,到还款时因该行纸币贬值,只需还20万元,他将剩出的10万元如数交回公司;二是按香港洋行规定,凡介绍人均可得2-3%佣金,陈宜禧却将历年来为新宁铁路购买铁轨、车头、车卡、器材、煤炭的巨额回扣金额转交公司。事实胜于雄辩,谣言也就不攻自破。
  整理委员会强行接管新宁铁路,原定整理期限为六个月,届时将路政大权交回由股东大会选举产生的董事会。但该会千方百计一再延长整理期限,使之竟长达2年之久。在这段时间内,经理委员一换再换,他们只顾谋私,使公司毫无起色。1927年国民党当局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之后,整顿委员会一方面进行“清党”,大肆镇压新宁铁路职工中的革命力量。他们出动军队和路警,查封了铁路职工联合会组织,并以“平日工作不良,性近怠情”的罪名解雇100多名工人。沙冲车站站长刘达,因支持农民自卫军而被逮捕杀害。另一方面制订新的经营管理规章制度,裁员298人,并且平均每人每月减薪10.5元。整理委员会这种倒行逆施的行径,不断遭到新宁铁路公司广大职工和股东的反对,陈宜禧更一直没有停止过抗争。1927年6月,他在《台城舆论报》上连续12天刊登广告,以总办名义宣布6月15日召开股东大会,选举董事会。同年10月,他又发出《致宁路股东及各界诸君书》,邀请他们同往公司“向整理委员会询问接收,以符原案而重路务”,还呼吁股东“急举贤才”。虽然整理委员会在报上刊发声明,宣称陈宜禧的广告“显属违抗政府,应予严办”,视参加大会者为“反动捣乱之举”。但迫于广大股东纷纷要求铁路交回商办的强大压力,加上公司设备日渐残旧,亟待修理补充,他们不但无利可图,维持亦感棘手,只好被迫同意在1928年11月召开股东大会,选举产生了以陈荣贵、马醴馨为正副经理的第六届董事会。1929年1月,整理委员会解散,把路政交回新董事会接管。
  新宁铁路收回商办之后,采取一系列有效措施,使经营一度好转,1929-1932年平均每年盈利约37.2万元。但由于当时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危机爆发,侨汇骤降,台山陷入经济萧条之中,导致1933年以后的铁路运输再度不景,很快就出现亏损。公司在1923年曾发放股息,但1935年后许多股东都再也得不到分红了。
  1937年7月7日,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10月,敌机便以新宁铁路为目标,进行几十次狂轰滥炸,沿线车站、桥梁、牛湾渡海铁船和机器厂等先后被炸毁,铁路运输逐渐陷入瘫痪。1938年10月,广州沦陷。12月12日,新宁铁路公司第一次接国民党第四军驻江门办事处负责人徐景唐电令,限年底前拆毁铁路,以实行“焦土抗战”政策,于是开始拆大江桥和冲蒌桥;1939年江门失守,再发动沿线乡民第二次包段毁坏铁路,车头、车辆、铁轨藏在各乡,枕木则作为工钱分掉。同年2月14日,新宁铁路公司正式遣散职工。1940年之后,日军又多次侵占台山,新宁铁路奉命5天内把路基彻底破坏。1942年更把23782根铁轨调运到广西修筑黔桂铁路,至此,新宁铁路价值港币3000多万元的资财,全被日寇洗劫或散失于各地。至抗战胜利时,新宁铁路已拆毁殆尽,仅剩下一段段任人凭吊的残缺路基。
  陈宜禧抱着振兴实业、挽回利权的宗旨回国“倡筑宁路”,却经历了立案、筑路和“整顿”的激烈斗争,致令他呕心沥血,倾家荡产。特别是遭遇种种迫害和被无理夺去总理权力之后,他心力交瘁,精神渐渐失常。在村里,他常含泪对人说:“铁路是我修筑的,他们不应该赶我走,官就系贼”、“他们好像清朝那样腐败”。他还对官僚军阀强夺路政表示极大愤慨。在家里,他每天目光呆滞地望着屋顶,胡乱地喊:“铁路修到铜鼓了,修到佛山了!”喊罢便大笑起来,还要求家人用轿子抬他出去看铁路。家属只好用藤椅当轿抬着他,从大闸出,到小闸返,绕着村子转几个圈后,哄他说:“已经从铜鼓回来了,明天再到佛山吧!”这样,他才“唔、唔”地安静下来。
  1929年6月25日,陈宜禧壮志未酬,含恨辞世,终年84岁。老人出殡之日,冒着大雨参加执绋者逾万人。正是:“遗恨弥深,铜鼓商埠犹未辟;伟人已逝,阳江支路待谁成。”新会县清太史陈笃初有挽联云:
    “早岁涉重瀛,力求多金,由是习技能,通艺术,且得华洋傅仰,交推为一方领袖之人才。噫!非奇士耶?综核毕生行谊,或讥其刚愎,吾服其朴诚。或诋其自专,吾嘉其勇敢。志愿宏大,节目疏阔,伊古英雄,每不免几微汇,何必深求?窃幸附属宗盟,忘年结契,素履我特专蔫。忆昔杯酒言欢,款洽琼筵曾几度;
  暮龄归故里,独招路股,又兼司经理,督工程,犹复琐屑躬亲,竟完成两邑相?之轨道。吁!询伟绩矣!近闻闾巷丛谈,有功过并衡,固未臻允惬。有毁誉参半,亦未见持平。任事维艰,知人匪易,唯兹众口,恒莫谅当局难,妄加诟病。试问支撑廿载,倾家荡产,后贤畴先继者。迄今盖棺论定,巍峨铜像永千秋。” 
    陈宜禧逝世后,身后遗产,除香港陆海通公司和广东银行少量投资外,只有美塘村几间住屋和田地20余亩,还欠下1万余元的债,以致其妻子要拿公司发给的赡养费来偿还。
  岁月悠悠,光阴荏苒。中国终于走进改革开放的新时代。
  1966年8月,陈宜禧铜像在“文革”中被砸毁,纪念亭被拆除。1984年9月26日,台山人民政府在台城台西路口花坛中央的纪念亭中,重立高1.8米、总重量500公斤、身穿长袍马褂的陈宜禧铜像,并在铜像基座的云石壁上刻着县政府的铭文:“石可破,不可夺其坚;丹可磨,休欲退其赤。陈宜禧铜像于十年浩劫期间被毁,其爱国爱乡之光辉形象不可灭。为纪念陈公开拓家乡交通之业绩,褒扬其坚忍不拔之奋斗精神,乃重立其铜像。”
  2007年11月16—18日,台山市委、市人民政府隆重举行 “百年陈宜禧、世纪新台山”大型庆典活动,让人们通过缅怀陈宜禧的丰功伟绩,进一步发扬台山人精神,抢抓机遇,实施大项目拉动大发展的战略,共同为建设繁荣、富庶、文明、和谐的新台山而奋斗!
  陈宜禧为发展家乡交通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伟大精神,将永载史册,彪炳千秋!

    (本文图片提供:台山市档案局(馆)、麦博恒)

 
 
主办:政协台山市委员会      协办:台山市信息化服务中心
地址:台山市台城双亭街15号  电话:0750—5525842   邮编:529200
政协台山市委员会版权所有